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再見,舊時光

午後的時光有些慵懶,有些閒散,伸長了頸子透過窗扉張望,陽光正醞釀熾烈,有燃燒的火辣。怎麼突然間就有了夏的氣息了?我的春才剛剛顯露頭臉,一個不經意,光陰卻又要暗換了時節。

不經意啊!這幾個字突然間便有了清瘦的寒意。時間長河裏輾轉,多少人與事落在不經意裏,分了天地,散了天涯,一個倏忽之間便失了舊時蹤影,來了,近了;淡了,遠了。攤開昨時用心書就的墨張,那些笑了、疼了的段段篇篇啊,落在眼底康泰旅行社,有些澀,夾著生疏淡落。那是我的字句嗎?曾幾何時,我的生命也如豔陽那般燃燒過?不記得了,不記得…

前兩天收拾衣櫥翻檢出一條棉布裙子,白淨的布料,軟軟的,細碎的蘭花花綴了幾多,領口處有精緻的盤扣。拿在手裏抖一抖隱約有著歲月的沉香,身上比劃兩下,眼底便添了許多的不合時宜。這是哪個年歲置辦下來的心儀?不記得了,不記得!那些年月一波一波的小歡喜,再見,猶如隔世。原來,即便如何稱心終也抵不過時間的康泰旅行社侵蝕,一個不經意便在可意裏寥落了、破敗了。

多年前買的書,心底特別喜歡的,都一本一本仔細收進箱子裏,不敢擺在書架上,怕那些不懂書卻又附庸之人拿了去,然後便再也不知所蹤。愛極,都是自私吧,不喜與人分享,恨不得揣在懷裏、捧在手裏,暗暗地心生著屬於自己的小歡喜。

某日得了閑,翻出那些隔著久遠隔著時光的珍藏,呀,紙張都松了。壓箱底的沾了濕氣,一團一團的黴漬在扉頁上印了山水畫一般。抽出一本,一朵茉莉花瓣悠悠的飄了出來,如一抹失了依託的薄魂,一碰便要碎了。

記得初見時,那潔白的花瓣如凝了水的雲朵,我見猶憐,那麼小心翼翼的喜著,收在最貼心的一頁墨蹟裏,花香伴著書香,開卷便得了心康泰旅行社。怎麼一個不經意,它們也都失掉了最初的顏色?時間茫茫,那些愛極喜極的雲水一顧啊,都薄了,變了…

不經意啊,便忘了曾經熱烈的自己,一個轉身,什麼都忘了。舊人漸漸不見,漸漸不想,漸漸陌生,漸漸便散落了天涯。漸漸的不愛逛街,不愛聚會,愛上了網購,愛上了聽沒有歌詞的純音樂,挑朋友會如挑食樣的任性。明知這只會越來越孤芳自賞,會一路孤單,卻依然任我。

再一個不經意眼角眉梢便有了滄桑,還有什麼放不下?走著走著,便山水清明、風輕雲淡了。那些慌了心神、觸了心尖的不管不顧沾染了煙火的氣息,有了氣定神閑的韻致,再也蕩不起滔滔的波瀾。

記得還是十七八歲時,總盼著長大,穿老式花色的衣服,說一些自以為特別深沉的話,那時候以為這人生沒有盡頭,會一直走下去。像早春的花樹,越開越濃,越開越豔。現在想來,不由得因了那些天真而失笑。再濃郁的世味總會寡淡失所康泰領隊,多麼嬌豔的花樹總是花開伴著花落。說到底,紛擾人生也不過是不斷追逐豐盈又不斷經歷蕭瑟的過程,一程程山水走過,走到山寒水瘦,內心卻更加豐盈更加篤定。

驀然回首,發現這日子本就是一個一個不經意串聯起來的深了淺了的時光,來了去了的不曾失去也不曾得到,而我們,在這些不經意裏,緩緩地老,又好像一直年輕著。光陰舊了,心卻在光陰的洗練裏日漸清透,夢起夢落間,多了淡定,多了清雅。

轉眼,已是春日將盡。那又有什麼呢?歲月更迭,季節轉換本無常,人生處處,都有葬花天氣。落幕之時,懂得層層包裹起薄薄的心,靜看花開,靜守花落 ,與自然萬物默然相對,享受心靈在更寬大更遼闊的天地裏,安撫、重生,那些以為過不去的坎,那些以為解不開的結,也就沒那麼重要了。你看,世界還在,澄澈的月光還在,這樣,便好!
PR

心底的玫瑰花瓣


像留在心裏的玫瑰,留下那些不說出口的秘密,像一份溫暖珍藏,如一份久久不能釋懷的眷念,在冥冥中蘇醒,在潛意識裏忘記,一個口袋只有一個入口,敞開所有,只是一個自己。

有些話本不該說出來,是因為你知道了而我還一直神神叨叨的說個不停麼,不斷的強調和重複把無數的溫柔放逐到黃沙漫天的大蒙古,讓一望無際的東京自由行碧野成了埋葬冤魂最好的沙場,一個人用溫柔埋葬了自己的情緒,另一個人卻用情緒埋葬了這個人。

或許本不該說出來,既然你都懂,我又何必再說,是為了通過重複的動作和語言來表達內心的憤怒和不平,或者是簡單的為了吸引你好像已經偏移重心的注意力,總之我好像是那麼做了,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像不斷抖動的篩子,曬落數不清細密的沙子,揉進你的眼裏、我的心裏,直到有一天,我也開始厭煩這樣的自己。

做著漠不相關的事情,卻指望在閒暇的時候得到來自彼岸無時不在的關懷與關注,像一個被寵壞了的孩子,闖進所有有你的地方撒嬌,得到一如即讓的寬容和愛撫。

處女座的敏感或者是神經質的潛質,總是很敏銳的感覺到了你情緒的變化,像一顆小心翼翼抓在手心的刺蝟,你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都在有意無意之間,讓我手心有了些微的疼痛。

我總以為其實愛或許就是這樣,在不斷的傷害和縱容之間,我們越來越習慣對方的壞脾氣,像兩個整天大鬧的小孩,更多的是我們生動活力的生活,曾想著有一天帶你去到能摸到星星的Trade resources地方,寧靜的星空下許下單純不變的眷念和諾言,像一個平凡而美麗的神話。

有些事,或許本不該說出來,或許 你已經知道,或許你知道了卻沒有任何表示,或許你還不打算去表露些什麼,總是在你猶豫不決、語焉不詳的時候,給出那個或者如你所想卻未有行動的解釋或者答案,讓你疲憊的心在渴望溫暖的時候,感覺到了被指使的壓抑和苦惱。你總是表現的那麼自然,你自己覺得很自然的樣子,我配合著好像我還好的過著。

心裏的滋味像習慣了醬油陳醋瓣大蒜的味道,得到的確實芥末醬油,總是在最漫不經心的時候嗆的淚流。一個孩子,踏破千山萬水,尋找傳說中的美麗,在最艱難的時候他總會告訴自己,其實只要我堅持下去,我就能見到傳說中的美麗了。

堅強的孩子倒在了下一刻,當美麗出現在他面前的Hublot big bang時候,他見到了自己曾無數次鄙夷般的樣子,原來錯過的,比想像中現實的原型要美麗多了,或許,人追逐的只是自己的一個執著的念頭,像植根心底不能自已的邪惡勢力,驅使著人罪惡般的去想要得到。

或許我該就此離去,是否我將遇見下一個你,開始發展很美好的樣子,慢慢的卻是將過去複製到了將要過去的現在。於是我學著慢慢的把那些想說的話寫下來,我渴望它像一朵種在心裏的玫瑰花瓣,在某個角落不為人知的嬌豔和美麗著,不需要評判和證明,孤獨麼,或許會,或許不會。

我們總在漫漫中尋找,那些我們已經失去的和將要失去的,曾經擁有的和將要得到的。

遺落的一滴陽光


每每經過總會在不經意間拾起歲月點點的回憶、困在記憶的城,任憑記憶回程,溫習過往,斷斷續續搖搖晃晃的抖落了一地的荒涼,不再空等幸福大駕光臨,不牽一塵,萬般自在,意遊天地浩大,暢然浮生幾載曾幾何時那份感情已支離破碎,面目全非,人世間的事很多如此,偶然相遇,偶然相離,此番種種更多的是一種無奈,唯一要做的維他命就是塵封保存好原初的美好,留下純粹的念想在心間,安然無故的去行走下一方天地。可能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真空的聖地帶著固執的純真和力不能及的想忘之人事,而今已時過境遷好多看似早已塵埃落定,成全了雲淡風輕,那麼過了就過了心空了便已不再那麼累,當一個人迷戀上回憶的時候說明現在過得不幸福,我亦很久如此,忽然就覺得自己就是大海上遺落的一滴陽光,在寬闊的命運中漂泊,卻總有很多時候是那麼飄忽不定,無奈過,迷茫過,卻始終在追尋著一種明亮透明的生活,就如一滴陽光般輕盈灑脫……

有一天我飄到上帝面前,乞求借我第三只眼,給我一線天窗,是為了珍惜幸福擴散的因數,她沒有同情,卻給了我一滴陽光的溫暖,可我卻在一直暗淡,一個人漂泊的地方,所有的等待與起伏都只與光陰有關,無關往來,無關喜憂,無關溫暖,於是我的光芒便一點一點的暗淡,在等待中我變得如此輕盈。

也許每一段點滴的人生都會是一段美麗的故事,這樣的故事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就會重新洗滌著我在現實中傷口,痛的心安,如此而已,卻不能減輕我心的重量,於是在在找尋明天的生活時學會了放空自己,放空那個已飽經風霜的心,我帶著自己還僅剩的一點光芒,走進小橋流水的世界,帶著純真的心去感受那蟬鳴蟲叫涼風過的大自然美景,感受著那自由無拘無束的生活,或許很短,但足以蕩去我一身的塵埃。

我本溫暖,卻感覺清冷,努力擺脫世俗的束縛,卻徒勞,亦看淡,卻始終心存遺憾,原本已經覺得看淡了許多事,但真正走到那一步還是無法跨越,一步而已,卻猶如隔世之距,永遠是在原地渡步,一些無為的負擔,增加的是重量,背負的極限被打破,面臨的是崩潰的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卻也徒勞,最後的抉擇無法下定,亦枉然越來越看不清自己了,是絕情?是冷血?是懦弱?是無知……是只能抉擇於逃避,還是本來就屬於逃避中人,盲目的找尋著一種曾經的感覺,卻一直找不到。心欲絕,素顏改,遙望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彼岸,待不盡的胡思亂想,種種思緒唯我一人可知,這也許是我人生的可悲,但更可悲的是我卻更改不了一點,於是嘗試著習慣,後來確實也做到了,然後在我的世界我覺得很好,我在騙著自己,騙得那麼徹底……

我本想無欲無求過著自己的生活,不系一舟,可我發現我也只是個凡人,那些濫俗的世事不免俗套的在一點一點蠶食著我,看不透紅塵,所以我還在紅塵裏苦苦的掙扎,帶著期望和責任在這個世界平凡的走著,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站在人群中央,渺小的就如同一滴被遺落的陽光,如此般默無生跡,,太多的累贅,仿佛下一刻就會將我的防線一一擊潰。我本不該在黑夜出現,也許是,也許不是,仰望星空,挑逗心旋的凹凸洞群星,似乎在訴說著,訴說著流光帶不走的漂泊,黯淡的我失去了往日的種種,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呼喚,在羈絆我的到來,忽起的清風撫慰我疲倦的眼皮沉眠,運轉的思緒開始停滯不前,不知何時起,一幅幅清晰的畫面在我的腦海裏幻化成片,忽被喚醒,發現眼角竟殘留著一滴淚珠,我的心開始迷亂,不可名狀,夢境來的這般悄無聲息,猝不及防。

總是習慣默默行走在車水馬龍之間,川行在寧靜的山林之中。有時候只是想走走,想避開別人炙熱的目光,想遠離城市的喧囂,想尋一方淨土。有時候只是想細品明媚的陽光,想在清新的空氣下小憩……一切在文字下總是能讓我滿足,依偎與心情的等待,只有文字的溫暖,只怕別人不懂,拼命的掙扎,拼命的消耗。在隻言片語中陳訴,在時光流逝中體會,季節侵蝕了風景,風景侵蝕了心情,心情侵蝕了文字。景為情止,情何以傍。滿目蕭瑟,不見知音與,孑然自戀,赴一場顛沛流離的跌宕。不是我否定成熟,更不是我討厭收穫,用一種經歷否定另一種經歷,那是一種幼稚的自虐,只有一切變得平靜如初平淡無奇的時候,誰還會去拒絕平庸的感動。

我常常為別人的雀躍發呆,去感知生存與夾縫中的點滴歡欣,去探究至酷與阡陌中的芸芸眾生,體會苦難的脈動,體會撕裂的呼嚎。於是用滾燙的文字把生命煮沸,於是用單薄的靈魂去咀嚼出生命的味道,可我卻不知這文字後面的靈魂為何如此的不堪晦澀。當所有燦爛的背面都是陰影,我不想裝出一種自欺欺人的天真,只有苦難才是修真,只有不斷地否定才會體會到陽光如此的真實。

最美的瞬間也逃不過分秒必爭。歲月如歌,淺行淺唱,一路走來,如風飄過,當知道累了,乏了,心酸了,想把偽裝的面具摘下來做回自己,才發現每一個故事都在繼續,那麼的身不由己,若人生的故事沒有開始和結局,也沒有落幕後的傷感和苦澀,那麼記住的只有燦爛的時光,寫了這些我自己都想笑了,一個理想主義者的生活總會在現實中遭受種種否定,而我依然在夢著。

每每在黑夜侵蝕了我原本的光明,在力不從心的反抗中,我便放任了我的疲倦,我不會無止境的追尋,追尋那點迷人的逆光,踏上一條錯的路,走的越遠,錯的越深。不是無能力的殘念,是心有餘悸的顫抖。不願入心,便不會刺心。允許識破我的煩躁,但不要張揚,我只是外表堅強卻被遺落的一滴陽光,為的只是在塵世浮華中品味絲絲感動。也許有很多的無奈,如光陰,如責任,如愛情……一直以來我都不想談及自己的感情,也許是害怕,也許是逃避,在我看來愛情就是一種態度,那些隱藏在段段舊章裏的旅行社感動,不過是稍縱即逝的感覺,無法捕捉,更難以等待。即便謹記於心,也難完現於世。其實,愛情只是順其自然的一種習慣。光陰,殘念。也終於明白,愛情之為之所用,皆不為只所有,對於感情今夜我還是不想去提及,或許是我也害怕看到自己的脆弱,亦或是寫起來會一發不可收拾,又或是今夜我只願世間風景千萬般熙攘之後,字裏行間,人我想忘,相對無言。於我還需要多久,或許很久很久。

風乾了一季又一季,摒棄了一些又一些的故事,雖然很多待續,雖然很多不舍……冷靜擰起潮濕的情懷,酌進因歲月帶來的乾涸與沉悶。也許時間會讓人很好過,只是長短的問題吧,如今,一身銳氣盡褪,喜歡沉默不語,仿佛再也提不起勇氣回到過去,哪怕是想想,經常會糊裏糊塗的騙自己,時間不等人,我等我自己,之所以容易被感動,是因為很被動,不知道該主動的去掌控,喜歡站在那空等,其實並非在等什麼,只是讓孤單也有一個支點罷了。

天意如刀,刀刀割在自心上,飄零歲月,擁春相醉,又對誰才醒?霎那芳華早已隨風而去,只剩那瞬間的溫柔,但求這瞬間的溫柔能撥動我心中那早已鏽跡斑斑的旋,負一生風月,也負了我自己,淡淡流年事怎堪回首卻不忍遺忘,即使我已經被遺落。

似水流年,浮華成影,塵世如夢,誰願覆浮世煙火,指尖縈繞,夢裏成錦繡。在此請允我輕拈素筆,在殘月淒美的哀歎中,永存那一份驚心動魄的美麗,在這匆匆的歲月裏,尋一份安好,用以安放無處湮滅的美好,低吟淺唱,不懼殘酷。在虛無飄渺的回眸間,我用耳朵聆聽風的呢喃,我站在山巔,看恍如歲月這般飄過的陽光,看無邊天際的一抹彩霞,看連個影子都沒有的自己,一切如舊,舊的恍如昨日。期待陌上花開,怎奈陌上花開卻謐瑟了一地的荒涼,而這荒涼在一直延續,從滄海之邊,天山之巔,經陌上花開,流經流年的起點,一直蔓延,至滄海桑田,流年寂然,花開花謝,我以為我可以是一個中斷點,卻發現終點卻還那麼遙遠。

生命已啟程,紅塵浩渺,那裏是岸?竭力搖曳,駛向何處,終未曾可知。流年淹沒了笑靨,歲月滄桑了容顏,我孑然的躊躇在生命的沙漠裏,尋尋覓覓,卻看不見一方綠洲,索不到一滴甘露,努力掙扎又徘徊,徘徊又掙扎。我悄悄地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不求粉狀玉砌,不求五彩斑斕,只想做海灘上一粒小小的頑石靜靜的躺在酥軟的沙灘,閑看潮起潮落,日月同輝;只想做一只自由自在的蜻蜓,在低空中隨心所欲的飛舞,極目欣賞那藍天白雲的靜謐。或許這塵世根本不會有永恆的平靜,只是我太理想化了而已,我喜歡這種寧靜,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可以微笑,不需要理由;可以落淚,不需要原因。也可以呐喊,不怕驚了誰的心。我閉著雙眼,感受身邊的空氣,那麼濕、那麼滑透過我的筋骨,進入我的血液,我不禁打了個酥顫,我知道,我在享受這份難得的孤單,仿佛有些夢太過遙遠,而自己卻又總是在不著邊際的企盼,經過了太久的生活,卻磨去了一顆輕狂的心。在斷斷續續的思想中,一種慵懶的心情迷離著,那些曾經,偶爾的回味,卻再也品不出誰的心念玲瓏……

相見不如相逢一笑,再美的相逢也還是抵擋不了雲煙在經年裏刻畫得痕跡,也不知道為什麼有的時候遇到至美的東西卻不敢靠近,也許是再美的風景不可能一世眷戀,再美的時光不可能一世停留…人應該是不幸福的,幸福是一種對迴圈的渴望,時光不會迴圈。

總是反復思量著一次遠行,一個人帶上行囊,在陌生的風景處,靜靜地閉上這疲憊的眼睛,享受那獨處的靜美,一直覺得西藏的天空很藍,那是洗滌心靈最好的去處,我虔誠的祈禱,有那麼一天我能成行,用我所有換取一次心靈的旅行,曾也嚮往那空曠田間的一抹無暇,置身於無窮無盡,抹去我卑微的纖絮,怎奈我心卻在悄然改變,生活讓我矛盾著,矛盾著自己的追求,有時想想,本就平凡,人生本就短暫,何不找心中所求,心中所欲,太多紛爭,太多無奈,也許一生會無休止的追求,永遠不會有自己想要的那種生活,可我畢竟在曾經的某個時段擁有過,擁有過那種心靈深處的純粹,有過那種心靈恬靜的安逸,也許會在將來的某天,我會在這迷幻的世界全身而退,靜處與田間鄉僻,看朝陽升起的絢爛,看夕陽西下的嬌柔,等一季花開,覓一波清風,陽光撲面,我心明媚。

手裏抓著枯瘦的筆,想寫些什麼卻無從下筆。心靈的眷屬,歸附於附圖,山河的美麗我終究無力呈現。在嘲雜的喧鬧的環境中,誰能保持一顆平靜的心態。無法在索然無味之中掙脫,任時光消磨,誰又找到了真正的歸屬?五月未半,安年亂了妖嬈。究竟紅塵中不住的找尋,卻仍然是一個人在等待黎明的躲藏,包括時光。沒有陽光的日子,幸福無處尋覓。窗外的流嵐漸漸輕柔,以至無聲。偌大的世界,像一條黑色的河流,所有的憂傷,所有的情緒,在此刻翻滾逆流。這麼些年,一個人走過,無所謂旖旎春光,濃墨重彩;也無所謂風瀟水雲,快意浮生。只盼於風輕雲淡的日子裏,不奢望過多的驚喜,也沒有太深的憂鬱。事與願違,年輪中總會有些歡樂地剪影,深深的藏在記憶的角落,每當無意之間輕輕地掀開,便會抖落了滿身的蕭索……就連那份漂浮在滔滔熱浪中的塵緣一夢,在變遷的世俗中,除了遊曳在思想深處的孤影,還有夜夜滑過腮邊的苦澀。那一刻我仿佛什麼也不記得了。站在那裏就如同沒有了所有包括自己的身體,空的毫無保留,空的徹頭徹尾…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習慣了這樣的日子,我也知道當一個人對自己現在環境的適應便能映射出他一生的旅程,我不想自己的一生就這樣被定格,有的時候好像覺得自己有二顆心一般,自己的追求總是在兩種極端裏遊走,於是矛盾便與日俱增,於是便有了勞累了一天的疲倦,於是便有了勞累一天卻不忍睡去讓思緒在文字裏蔓延的情結。或許有一天我真的會很累,我卻不想給任何人去說起,我想懂得,不說話,不一定沒心聲;不喊痛,不一定沒感覺;不落淚,不一定沒傷痕…

總想拿起一支畫筆,將自己心中的那份念想畫成永恆,曾經的支離破碎已將我的勇氣消耗殆盡,就那樣渾身僵直的回想著,沒有表情,我已經沒有力氣賦予生活更多的色彩了,我是帶著故事行走的人,畫面仿佛還在昨天,卻已經飄遠,我站在時光的浪尖滿以為可以將一切放在腳下,卻發現它已將我眼角濕潤。

飲一杯經年的傷,淺醉在落葉紛飛的歲華里,這些年也會在歲月侵蝕中慢慢走向那些年,歲月淺行,空留一地殘香,那是一種沉澱記憶的幽香。漂過光陰的角落,繼續選擇流浪自己的桀驁,穿越了一場由一場的水月花夢,我的思緒已凋零,我的時光已蒼老。蒼穹寰宇,卻並非我的天下,時光印記,卻並非我能左右,在花開花落一季又一季的輪回,我的花季已謝幕,我的青春已殘落。我把無奈勾勒成今生蹣跚的腳印,伴著生命的精彩與徘徊,在世事輪回的滄桑中,尋找屬於自己的一份寧靜。

人類改造自然過程的奇思妙想


不知從何時候起,迷上了龍沐灣的落日海灘,毎當夕陽西下,總會漫步在這片海灘:追逐拍岸的浪濤、看緩緩落海的夕陽、放飛心中的希翼……

然而,每天漫步在這片海灘,感觸龍沐灣一天天在變化,也感覺到海平面一天天變寬變大,海灘一天天變小變小,促使自己上網查找原因:是否全球溫度變暖,導到北極、南極冰川溶化而導致海平面增高?答案是否定的。是否中菲、中越、中日南海問題爭端再起,讓四國人民的滿腔熱血沸騰而導致南海海平面增高,但看到中華民族克制的組合屋態度,採取一系列有理、有利、有節的措施,維護了國家的主權,確保了領土完整,展現了一個大國擁有的風範,答案也是否定的。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龍沐灣落日海灘一天天變小?百思不得其解……

無數次整日的冥思苦想,終不得答案,也許是觸景生情,某日,突發奇想,把答案交給了神奇的大海。因為大海是神秘、神奇的,是大海神奇的自然力量,導致海平面的增高,或許不久的將來,掀起滔天巨浪,將落日海灘全部淹沒,包括人類辛辛苦苦在離海灘不到百米處投鉅資、精設計建起的各種別墅、各種高樓、各種大廈……讓他們的針灸夢想在瞬間化成神馬、浮雲,上了尖峰嶺,在天池淨身,魂歸保國山,伴偉人長眠,興許是一種最好的歸宿。

也許不久的將來,龍沐灣落日海灘不復存在,人們想要到落日海灘上漫步,看落日,只能向哪吒借風火輪,在海上漫步了,那又是一自然奇觀,更吸引海內外的遊客如蜂擁而至,到時龍沐灣商業街、龍沐灣商業城,將全部經營風火輪,生意肯定火紅,既提高了龍沐灣國際旅遊度假區的知名度,又讓商家賺得盆滿缽滿,商家與遊客形成共贏的住宅裝修局面,人類與自然換一種方式又形成和諧,共創發展。

驚歎自然界神奇的力量與人類改造自然過程的奇思妙想:在改造自然的過程,以最小的投入,換取巨大的產出……

草原美酒 悠遠香醇


金秋時節,有幸投身內蒙古希拉穆仁大草原的迷人懷抱,一覽她的美麗風光,特別是第一次品嘗大草原上那醇香甘甜的瑪姬美容美酒,讓人陶醉,終身難忘。

我們抵達希拉穆仁大草原賽罕塔拉度假村的時候,已是下午5點。車才停穩,只見一群身著蒙古族服裝的姑娘和小夥就列隊在車門口迎候,他們手捧潔白的哈達,還有別致的銀酒壺和銀盃,一邊唱起動人的敬酒歌,一邊熱情地向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獻上美酒。

我是第一次來到美麗的大草原,按照導遊先前途中的介紹,知道這是蒙古族的姑娘和小夥在按照他們古老的傳統禮節向大家敬獻“下馬酒”,對遠道而來的客人表示熱烈的歡迎和慰問。我們依照蒙古族的禮節,左手接過酒杯,用右手的拇指和無名指蘸了一下杯裏的酒水,然後彈向天空,這表示敬天;之後又用右手的拇指和無名指蘸了一下杯裏的酒水,然後彈向地面,這表示敬地;最後蘸了酒抹在自己的額頭上,這表示敬祖。客人在做完這三個動作後再將一杯酒一飲而盡。

關於“下馬酒”,有著各種各樣神奇美妙的傳說。導遊是這樣介紹下馬酒的來歷的,她說:從前的蒙古族人騎馬去訪問他人,為了表示對主人的敬意,客人要騎馬繞著主人的蒙古包緩緩地跑上三圈,然後在蒙古包前下馬。聽見客人的瑪姬美容馬蹄聲,蒙古族主人就會手捧潔白的哈達,端著家中的美酒走到門前迎候,唱起敬酒歌,向客人獻上美酒。

我相信導遊的介紹,更敬佩草原人的熱情、好客、真誠和寬廣的情懷。一支歌,一杯酒,此時此地,此情此景,對遠道而來的客人來說,有著多麼非同尋常的意義。下車伊始,客人疲憊的身心就不經意地跌入一個新鮮、別致、舒暢、甜美的勝境,旅途上的一切艱辛和勞累,就在這悠揚歡快的歌聲和香醇的美酒裏豁然冰釋,一種到家的感覺油然而生。

品嘗過下馬酒,我們騎馬徜徉在遼闊的大草原,欣賞無邊碧綠的草原美景,觀賞了草原人特意為我們安排的馬術表演、騎馬比賽、摔跤比賽。晚餐,我們吃著肥美的烤全羊,品著香醇的美酒。晚餐後,我們置身於熱情洋溢的篝火晚會裏,陶醉在優美的歌舞之中,盡情地參與著、感受著草原人無限美好的生活……

那天,我們是帶著無比的留戀離開古希拉穆仁大草原的。草原美酒的芬芳,一直在心中飄蕩。這時,車廂裏有人深情地唱起了德德瑪演唱的瑪姬美容下馬酒之歌:

遠方的朋友,

一路辛苦,

請你喝一杯下馬酒,

洗去一路風塵,

來看看美麗的草原……

歌聲把我的頭推向窗外,一次次向大草原頻頻回望。

カレンダー

06 2020/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