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下棋


老家在農村,一提起農村,就讓想人起中國西南的一些農村唱山歌的盛況。我老家雖然也在南方,但是,當地的人們唱山歌或者民歌幾乎是一片空白,即使有歌聲,也都是學生娃娃們或者青年人從學校或者收音機、電視上學來的歌。但是,我老家也有一項許多農村所不曾有過的熱鬧,那就是:每到農閒時節,二十幾個象棋愛好者常常自然形成幾個小組,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切磋一番。到了春節前後,那更是下象棋的黃金季節。這些人中,我四叔是個積極分子————四叔是多年的校長,下棋的時間比村裏其他人多得多。有些十分愛好下象棋的人,不等秋收結束,就忙裏偷閒地和人對壘起來。正在他們殺得難分難解的新加坡旅遊時候,難免就會傳來家庭主婦們氣急敗壞的咒罵:你個短命鬼,事都沒有做完,下棋就能當你祖宗嗎?這時候,理虧的棋手只好嘿嘿一笑,算是給孩子他媽道歉—————棋照樣下。四叔似乎從沒有受過這樣的呵斥,他有工資本呢,四嬸怎敢呢?

我在童年時只有看棋的份,到了十七歲,我說和四叔學下象棋。四叔也不嫌我在象棋方面連“人之初”都不會,也熱心地和我對壘。不過,他提出讓我兩個車,後來,漸漸的讓得少了————讓一車一馬,讓一車,讓一馬或者一炮。就是這樣,也許是我的實戰機會太少了,我得求學,得忙成家立業的事情,再加上象棋遠不如寫作輕鬆,這也得有點天賦啊。十年以後,我和四叔的在不讓子的情況下,如果下二十盤棋,一般的情況是:十盤棋他沒有輸,十盤棋我沒有贏,他畢竟是遠近有名的文儀用品高手啊。二十一世紀中期,我四十歲了,偶然能勝出四叔一兩盤,四叔畢竟上七十歲了。

其實,從九十年代後期開始,我就漸漸迷上了在網上下棋。幾年前,家裏有了電腦,下棋的機會就更多了。啊,在電腦前下棋真是一件賞心悅事。你愛和什麼級別的人下棋,你愛和什麼地方的人下棋甚至你愛和什麼性別的人下棋,隨便自己挑。因為這裏是象棋的海洋,超級高手、中庸棋手、臭棋簍子雲集在電腦前,雖然看不見人,但也別有情趣。網上下棋也允許悔棋,不過得別人同意。下棋可以大概看出人的性格,有些人是個急先鋒,要求規定時間為一分鐘,有些人優哉遊哉,慢條斯理,我更希望是在七八分鐘就結束一局————現代社會,要做的事情很多,效率很重要。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極少數棋手遇見我的雙炮將軍,或者馬後炮之類的將軍,這樣的將軍,就是絕殺,你就是把胡榮華大師請來也無可救藥,可我的對手竟然也求和,讓人哭笑不得。也有很客氣的人,有一次,我被人將軍,眼看“大兵壓境,岌岌可危”,對方竟然發出資訊來“跳馬”,畢竟那是將軍級別的健康管理棋手,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他又發出幾個字,“跳馬,擋住車”。啊,能夠有這樣的對手,溫文爾雅的人,實在是件難得的事情。

如果生活中也多些這樣設身處地為人家著想的人,我們這個社會不是會變得更加和諧嗎?
PR

カレンダー

06 2020/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