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讓那炎熱的夏季風向我徐徐吹來吧


走過立夏這個節點,春日的婉約、嫵媚,甚至多愁善感,都將被夏日的熱烈蓬勃所取代。在綠瘦紅肥的依依不捨裏,一池青萍,驟然生長。我可是那朵蓮,在月色的荷塘裏,在靜謐的時光中,伴隨季節行走的心跳,悄悄綻放割雙眼皮。心的韻律跌宕成一首詩,輕染燈火。

立夏這兩天,與我們相約的超級月亮,溫情脈脈地俯瞰地球。玉光流轉,讓所有的星辰都黯淡了顏色。朗月清風,廣舒雲袖,在夜空無垠的舞池裏,身姿曼妙,清逸出塵。皎潔的月色,你是怎樣輕柔地喚醒了我?

皓月下,窗臺上那盆枝葉扶疏的茉莉,散發著幽香。一室醉人的彌漫,一樹朦朧的白花,一地如水的月色,趕跑了我的睡意,我不由蜷身坐起,將頭枕在膝蓋上。

癡望著月的清輝,噤聲,卻聽見,一顆星星與另一顆星星在輕聲說著話。

迎頭正是夏季風,走在烈日炎炎的柏油路上,來往的車輛川流不息。寬闊的道路兩邊是倔強挺拔的白楊,濃蔭蔽日,六月的太陽執拗地掛在天邊。抬起頭,迎著仲夏的陽光,身邊驟然地駛過幾輛單車,是一群少年,臉上是無牽無掛的陽光笑容。又是一年的華洋坊六月,高考過後是中考。我們的身後,有匆匆趕來的年輕人。時間太瘦,指縫太寬,但還是希望能偶爾捕捉過往雲煙,珍藏一抹動人的風景,直至永遠。小徑旁,一樹又一樹黃色的薔薇花開到荼蘼。醉人的清香,飄蕩在空中。夏日徐風,吹落嬌嫩的花瓣,點綴著小徑的靜寂。黃色薔薇花的花語是“永恆的微笑”,當我從樹下經過,一身輕盈地繞過那一樹動人的明媚笑靨,我知道,美麗的邂逅,只是相逢一場花開的盛宴。

如雪槐花飄香之際,山潤浪起來。幾戶養蜂人光臨小城的望海寺山,在山腳和山的緩坡處安營紮寨。每天傍晚鍛煉的山道旁,多了幾家人黃綠色的帳篷和幾排錯落有致的黑褐色蜂箱。在山道的平緩處,第一天,看見皮膚紅潤的少婦懷中抱著一個結實的男孩子在來回走著。第二天,看見勤勞的男主人在帳篷的不遠處挖出一塊圓形的黃土地,將小蔥一圈圈地栽上。帶來的三只母雞悠閒地在草叢中覓食,一條小狗在蹣跚學步小男孩的身邊繞來繞去。第三天,隱約可見孩子在帳篷裏木板搭就的床上安然睡著,男人和女人在蜂箱旁忙碌著,一只只蜜蜂環繞著他們飛來飛去。原來,漂泊中的愛情與生活,與我們是一樣的煙火,只是更艱難更達觀。家在哪里,生活就在那裏安家落戶,愛情就在那個地方相濡以沫。

迎頭正是夏季風,張開手臂,恣意釋放骨子裏的浪漫。愛情永遠是花香裏的一種沉醉,燃燒記憶卻泯滅不了相思的痛。六月的樹揚起驕傲的翅膀,綠色的痕跡可否劃過你的天空,飛到愛的天堂。

一切,如水,默默流入心海;如風,吹開記憶的將軍澳通渠門扉。任由濃淡深淺不一的綠,塗抹成夏日畫卷。在田野間,有青青的綠草,有黃色的小花,有晶瑩的露珠。我在心中,為你畫一幅畫:白紗、輕煙、綠樹成蔭的村莊……

迎頭正是夏季風,紛遝而至的,還有如絮的楊花點點,“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是北國六月飛雪的情思;陣陣的夏雨聲聲中,偏愛蘇軾的“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夏的雨,是孤獨的靈魂,喜歡一個人獨自去遠方流浪。從廣袤的森林到一棵小樹的領地,從來都是無拘地行走。打著傘,我喜歡一個人走在清涼空曠的雨中。飄蕩的情愫,淋濕夢的衣裳。一花一世界,輕輕走來的我,以一顆詩心觸摸夏季的脈絡。

人在天涯,歲月靜好。打開電腦,選出最愛聽的那首歌,設置成單一迴圈。沏一杯蒲公英加檸檬片的茶,坐下來,慢慢地啜飲,一絲苦澀,一絲酸甜。淡淡的青綠色,與季節一樣的青翠與透明。我知道,我的天空,亦如你的天空,匆匆而過之後,還是安寧。
PR

カレンダー

06 2020/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